90年代丧葬习俗:黄皮子钻坟圈

  • A+
所属分类:快3官网
摘要

阴阳杀人不用刀,夜半三更把门敲。

A-A+

90年代丧葬习俗:黄皮子钻坟圈

阴阳杀人不用刀,夜半三更把门敲。

今天讲个从外公口中听说的故事。

先说说我外公吧,在之前文章里我有讲过,我外公是59年左右入的白事这行,那时候自然灾害,全国受难,大面积干旱饿死了很多人。

豫皖鲁那片的朋友们可以跟家里老人打探一下,他们是灾难的亲历者,那会儿乡间流传一句话叫“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的啃砖头”,这句话很好的形容了当时那个年代。

那几年饿死的人多,多到什么程度?我外公说随便一条水沟子里都能看到死人。

这些人基本都是被饿死的,死的时候瘦骨嶙峋,骨头都凸了出来,毫不夸张就剩一层皮儿包着。

那时候家里有点条件的就用破席裹裹把尸体下葬,没条件的就扔水沟子里,别讲什么入土为安,那会儿活人都管不了哪还会在意死人。

但正是因为没有妥善处理死尸,很多地方引发了瘟疫,像我们大家熟知的鼠疫那个时候就出现了。

鼠疫怎么来的我们不难猜想,那个时候对我们国人来说是噩梦,但对一些畜生而言却是狂欢,像老鼠苍蝇这一类的东西,但凡闻到一点臭味那就跟嗅到血的鲨鱼一样,倾巢出动疯狂啃食那些被遗弃的尸体,久而久之就诱发了瘟疫。

看到这可能有人觉得我在说瞎话,那个年代再穷再难也不至于这样,有人死了挖个坑埋了能费多大劲,怎么可能会抛尸野外不管呢?

你别说,我还真没扯谎,确实,那个时候大多数死人都是挖个坑埋土里的,但你前脚埋后脚就有野狗过来刨,你刚埋的尸体不要多大会就会被野狗拖出来分食。

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野狗不可能把一整个尸体吃完,所以后面就出现了老鼠进行第二波的分食,再然后乌鸦苍蝇也都闻着味道过来了,你说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把被野狗拖出来的尸体重新埋回去吗?

当然,话不能说死,好事还是有人做的,当时为了防止更大面积的爆发瘟疫,我外公跟当时他的师父就给那些暴尸野外的尸体善后。

怎么善后呢,自然就是让他们入土为安,挖坑埋挖坑埋,一路挖坑一路埋,就这样从山东走到河南又从河南回到山东,一路不知道挖了多少坑埋了多少人。

当时我外公跟着他师父跑脚其实说白了也是为了混口饭吃,虽然那时候普遍都穷,但还是存在不少有钱人的,有时候给一户有钱人办场丧能够他师徒俩好吃好喝好长时间的。

就这样我外公才在那个年代侥幸活下来,后来又把本事传给我,我还记得我刚入行的时候,我外公跟我说了一句话我记得很清,就是文章开头的那句“阴阳杀人不用刀”。

外公告诉我,阴阳二字说大可大,天地日月,说小也小,左右东西,就看你怎么理解。

为什么说大部分人对风水先生算命先生那么崇敬,说白了就是人家懂得多,真正有本事的人,稍微使点手段就够你受的,所以才说阴阳杀人不用刀。

后来我经历了第一场办丧,慢慢的从生到熟,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其中有真本事的人,也不乏弄虚作假之辈,大家看我朋友圈就知道,我从不发跟问卦人消息来往的截图证明自己算的多准多准,现在的牛鬼蛇神太多,我怕别人拿我的截图去骗人。(画重点,现在很多网上算命的博主其实都是拿别人的图)

扯远了,说回正文。

就单说办丧吧,就我而言我觉得数90年代办丧最讲究,尤其是那时候的民间,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比城里规矩都多。

那时候办白事基本都要找村里最有声望的老人做主丧,也就是说操办白事,不过他们不是专门干这个的,所以大多时候还是得找我们来办。

至于那最有声望的人,其实就是给我们撑腰的,因为办丧的时候多少会发生一些争执,我们外地来的,人家本地人可不卖你面儿,这个时候就需要这么一个人来给我们撑腰。

除了主丧还有保管,保管是干啥的呢,保管其实就是记账的,90年代跟现在不一样,现在搭账都是搭钱,以前还有搭布匹的,保管就是专门记来吊唁的宾客搭了什么东西、有多少的,记好了还会贴出去,一般都是贴在灵棚里,现在倒是没这个规矩了。

值得一说的是,那时候的保管基本都是事主本家,因为信得过。

“信得过”这三个字很重要,我办丧那么多年,没少见最后因为账目对不上事主跟保管大打出手的场景。

此外还有“客卿”,客卿这俩字看过玄幻小说的朋友们应该不陌生,跟小说里的意思差不多,其实也算是个职业,他们都是外人,专门陪来吊唁的宾客聊天,安排宾客休息的,有的客卿甚至还会代替孝子披麻戴孝。

还有灵堂的搭建也有很多规矩,那时候大多人家都用不起冰棺,一般逝者的遗体就是放在一张凉席上,凉席前是贡台,来吊唁的宾客对着贡台鞠躬或者磕头哭丧。

贡台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样式,一般都是看地方习俗,河南那边大多就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渡灯和简单的贡品蜡烛之类的。

但有的地方贡台是好几张八仙桌拼起来的,拼好的贡台上面铺着一张白布,有的时候贡台上能摆上上百个碗碟,碗碟里装的都是贡品,每个碗碟的贡品上都插着一朵纸花,拍成四排,每排几十份。

这种现在是越来越少见了,以前有的地方还要摆人头馍,所谓人头馍其实就是馒头,不过跟人头那么大所以称作为人头馍。

光听“人头馍”这三个字大家肯定不熟悉,但我要形容一下应该还是有人知道的。

一般人头馍上面都有彩绘,还贴着纸花,纸花并不一定就是白色的,还有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

大家别嫌我啰嗦,我只是简单的科普一下,当初我外公办丧比我做的更麻烦,哪怕是我听了也是一阵头大。

但按照我外公所说,万事死者为大,对于办丧可不能马虎半点,不然那是很容易出事的。

当时为了给我警示,外公还专门给我讲了个故事,就是讲他年轻时候的经历。

外公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去北方办丧,逝者是个老头子,那时候办丧跟我那会儿办丧不一样,我办丧那会儿基本都用冰棺装遗体,不用担心尸身腐烂,但我外公年轻的时候办丧压根就没有冰棺,所以一般人还没死他就要去事主家备着。

通常就是这边人只要一病重就立马通知我外公,我外公得到消息后赶紧过去,我们这行接了活儿是不能中途罢工的,有时候有的人病重十天半个月还吊着气儿,这种情况外公也得在事主家待上十天半个月,啥时候人走了他把事办妥了才算完工。

外公说那时候办丧可比现在麻烦多了,那时候一个人去世全村人都会过去吊唁,这人一多就容易出现矛盾,稍不注意就会破坏丧礼。

正是因为这样,那时候办丧事主都会找本家辅助我外公,维护秩序啊,安排宾客落座啊等等一系列有很多流程,没有人帮忙凭外公一个人是搞不定的。

大家可不要小看这些流程,就拿安排宾客落座来说,这其实是很重要的一道程序,一般都是由事主本家来安排,因为外人不了解村里面的情况,谁跟谁有仇,谁跟谁不合,结果你一个外人啥都不知道把他们安排到一个桌了,席间再喝点酒,不出现矛盾才怪,所以必须得事主本家来安排。

那时候办丧还要点火铳,现在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点火铳是什么,其实火铳就是一根金属的长棍,顶端是一个杯子大小的金属体,里面是空的,填上火药,再拌上些黄土,点燃引炸,声音特别大,点铳的人很容易被爆炸的烟熏黑或者被烫到,这个也得事主本家来操作,万一伤到外人到时候扯不清。

等点了铳放了炮后,外公就开始招呼宾客落座吃席,这个招呼宾客落座吃席也是有讲究的,还要念词,大概是这么说的:

四门亲朋是遥天路远,翻山越岭前来祭奠,孝家是地方偏宅,人手不足,敬请谅解。多承众亲友雅爱,送起了人情大礼,误了你们的精工,花费了银钱,孝家一笔记在心里,尔后各位婚丧嫁娶,修房造屋,孝家闻讯,定填人情。招呼不周,是粗茶淡饭,敬请吃好,是请各位落座,谢情之意难表,发烟倒茶滴招呼好。

现在开席前念词的可不多了,包括我都没念过几次,估计以后更是见不到了。

外公说他念完词来的宾客就可以开席了,那时候穷苦人家多,经常会有乞丐过来丧席讨饭吃,一般事主都会给的,如果讨饭的人多事主还会给他们单开一桌。

外公说他那次操办丧礼一直到天黑,农村办丧一般都是女客先回去,男客还会多留一会儿喝酒,等到酒喝得差不多了宾客都走完了就到了守灵这一环节。

守灵一般是由逝者的儿女子孙来守,守灵的前半夜大多都有人陪,本家啊,亲朋好友啊那些关系好的,等到后半夜人可能就少了,甚至就留三两个人守着。

那次外公给逝者看的日子是明一早就下葬,当天晚上准备东西一直忙到后半夜。

我之前也说过,办丧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守灵,只要守灵夜不出事那么这丧就说明办的没问题,所以我们这行都格外注重守灵夜。

守灵之前外公就把守灵期间需要注意的地方跟事主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交代了,千叮咛万嘱咐,本以为不会出什么事,结果外公这边还没睡俩小时就被人给叫醒了。

来叫外公的是事主,见到外公事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俺爹活过来了!”

外公刚被吵醒还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后立马变了脸色,接着毫不留情的骂道:“你瞎胡说啥呢?!”

事主说:“俺真没胡说!”

接着事主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跟外公讲了一遍。

事主说守灵的前半夜没啥事,陪着守灵的人挺多的,后半夜人都走了,就剩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他当时想着一个人守就行了,用不着那么多人陪着,就让兄弟姐妹几个先回房间睡会儿。

结果谁知道没多大会贡台上的渡灯没油了,他就去给渡灯添油,才走近便感觉周围气氛有些不对,本能的驻足观看四周,静了静心,看没有异常就接着向着贡台走去。

当时灵棚里灯火通明,他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于是就循着声音过去看,正好看到他爹的尸体从凉席上爬起来,然后走到贡台前吃贡台上的贡品,面无表情的,吃完东西后还擦了擦嘴,然后又弯着腰对着自己的遗像说话,嘴一开一合速度很快,但却没有声音,最后又重新躺回了凉席上。

当时给事主吓的满头大汗,一秒也不敢在灵棚多待,拔腿就往外公这里跑。

事主说的有模有样,可外公却不咋相信,哪有人死了还能活过来的,这怕不是做恶梦了。

但事主却斩钉截铁的说自己没做梦,绝对是亲眼所见,不信跟他去灵棚看看就知道了。

外公跟着事主一起去了灵棚,但当他们去到的时候却发现一点异常也没有。

逝者还是原来的模样在凉席上躺着,衣服什么也都是工工整整的,如果按照事主所说的活过来了,那么逝者的身上肯定会留下痕迹。

这场面把事主也给看呆了,嘴里一只嘟囔着不可能,接着盯着贡台看了两眼喊道:“我就说是真的,你看这贡台上的苹果都少了一个,肯定是刚才让俺爹给吃了!”

事主后面把兄弟姐妹都给叫醒了,告诉他们自己看到父亲活了过来,还拿贡台上少的那个苹果作为证据。

但没想到事主的妹妹却说那苹果是晚上开席的时候没注意被一个宾客的孩子给吃了,本来她是想补上的来着,结果给搞忘了。

事主不相信,还在跟人争执,结果就在这时候有人喊门进来了。

进来的是个妇女,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事主的妹妹楞了一下,好像很疑惑他们母子怎么会突然过来,接着说贡台上少的那个苹果就是她怀里抱着的孩子吃的。

那妇女一进来就对着逝者的遗体磕头,一边磕一遍哭,说什么孩子小不懂事之类的。

事主赶紧把她扶起来问她咋回事,妇女说自己孩子调皮吃了贡台上的苹果,结果回到家就开始哭,到后半夜哭的嗓子都哑了,非说有个老头骂自己偷了他的东西。

当时自己还奇怪孩子到底偷谁的东西了,一问才知道是偷吃了贡台上的苹果,人家来找他要来了。

事主让她不要着急,然后问外公该怎么办。

外公说:“偷吃了人家东西人家肯定不乐意,天亮的时候去买点水果再还回来就是了,不过你儿子要给人磕几个头赔不是。”

那妇女听了外公的话,哄着儿子给逝者磕了几个头,还赔了不是,果然没多久孩子就不闹了。

棺材是凌晨5点左右送过来的,接下来就到了装棺这一步骤,那时候条件拮据,不像现在还披金盖银的,那时候就是简单的在棺材里面放上几捆黄裱纸。

遗体装棺之前外公用铜钱在棺材里面摆了个七星阵,摆七星阵的目的是为了镇尸。

大概7点左右就到了出殡的时间,出殡的时候有很多人过来帮忙,鞭炮一响铳声跟着起,先起的是贡台,几个人抬着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是抱着逝者遗照的长子。

再接着是起棺,十来个壮年人抬着棺材,孝子扶灵,最后面跟着的是哭成一片儿女儿孙,兄弟姐妹,那年代人都闲,两侧看热闹的人比送葬队伍都要多。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里讲过,有些地方还有守墓穴的习俗,其实一开始我是觉得没必要的,但外公却说守墓穴这一道程序很有必要。

外公说当时他跟着送葬队伍出殡,把棺材运到墓穴的时候竟然在墓穴里面发现了一只黄皮子

那黄皮子就躺在墓穴里面,用石头砸它都砸不走,最后跳上来跟个人似的直立行走,还走的特别快,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恰恰这在丧葬中是最要不得的。

当时外公就跟事主说:“这墓穴不能用了,否则你们家运得被压好几年。”

事主问外公该怎么办,总不能重新找地方再挖一个吧?

外公说一般这种情况用盐封住逝者的嘴巴再火化就行了,但那个年代大家知道的,是不可能火化的,事主执意让他父亲入土为安。

结果最后家运真的被压了好几年,期间找我外公说要迁坟,说了好几次我外公也没去,至于最后有没有找其他人迁那我就不知道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